因工作关系

文章来源:乐昌文学网  |  2020-01-19

摘要:因工作关系,总经理韩峰和微机操作员秦小蕊接触频繁。他们的关系引起员工们的猜疑。韩峰妻子因此产生误解,与韩峰分居。秦小蕊乘机要求韩峰与妻子离婚。正在为难之际,韩峰在新加坡的同学给他来信,希望韩峰到他那里去发展。韩峰果敢决定带妻子出国,从而摆脱了一场婚姻危机。

全公司的人都发现,总经理韩峰与秦小蕊的关系十分密切。小蕊不是秘书,可是她与韩总形影不离,不但一起会见客商、洽谈生意、外出参加会议、出席宴请,有时还一起到娱乐场所去消费。秦小蕊是韩总亲自招来的微机操作员。作为微机专业毕业的大学生,秦小蕊除了微机专业之外还有公关本领,曾为公司招徕客户,创造效益,因而受到重用并不奇怪。她工作勤恳,又温柔顺从,年轻美貌,受到领导青睐也能让人理解。然而当人们注意到,她和韩总的关系是从深圳开会回来之后明显密切起来的,便不由产生一些猜测和联想:他们在深圳做了什么?

人们的猜测不久就有了佐证:在深圳开会期间,韩总曾在秦小蕊的房间里过了一夜。

这个消息是司机老王带回来的。去外地出差和开会,如果不能带车,韩总就把自己的司机带去,到那里临时租车使用。那天早晨,老王刚起床就去韩总的房间找他,想问问他今天的行程以便提前准备。他按了半天门铃没有回应,推门进去发现韩总没在房间里,被子也没有打开过。他猜想韩总昨天一定没在自己的房间过夜。没听说韩总在深圳有什么亲戚,联想到韩总和小蕊从深圳回来以后的表现,人们自然认定那天夜里他们两个是在一起的。

韩峰和秦小蕊的事没多久便传到了妻子蒙萌的耳朵里。蒙萌不相信那些传闻。她始终认为她和韩峰之间的爱是真爱,是有生活基础、经历过考验的。他们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分配在同一个单位实习。实习期满他们结了婚,住在单位专门分给大学毕业生的房子里。尽管他们结婚的仪式很简单,住房条件很一般,但他俩说:“我们生活得很幸福。我们不求结婚时的奢侈与婚后的富贵,只愿夫妻相亲相爱白头偕老。”婚后,在妻子的鼓励和帮助下,韩峰考上了母校的硕士研究生。几年后研究生毕业,韩峰回来租了一套房子,向银行贷了一点钱,成立了一家公司。在他俩的苦心经营之下,公司渐渐有了起色,还了贷款,有了赢利。为了扩大经营,韩峰招进了一批员工。秦小蕊就在这时候来到了公司。

蒙萌问韩峰:“你和秦小蕊是怎么回事,外面传得那么厉害?你们在深圳究竟干了什么?”

韩峰说:“我们在深圳是开会,谈生意,别的什么也没干。”

“说你在小蕊的房间里过了一夜,有这事吗?”

“那天我喝醉了。小蕊扶着我回房间。我一进屋倒在床上就睡了,一直到第二天早晨才醒。”

“你为什么不回自己的房间?”

“我的房间在九楼。她的房间在二楼,和餐厅在同一层,近便。”

“不是有电梯吗?还怕上不去?”

“人一喝醉了就跟烂泥一样,根本扶不动。”

“老王干嘛去了?他为什么不来扶?”

“老王没去参加宴会。他也不跟我住在一起。”

“小蕊跟你在一个床上睡的吗?”

“没有。她在沙发上睡的。”

“一晚上你们都干什么了?”

“什么也没干。我们的衣服都没脱。”

“你说你们没在一个床上睡,没脱衣服,什么也没干,谁信?”

韩峰不再说话。他明白,男女同在一个房间过夜这件事本身,给人们提供了巨大的想象空间,发生任何事都不足为奇。而要说什么事都没发生,那是很难让人相信的。这件事给韩峰敲了警钟。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和婚姻,他几乎断绝了一切和秦小蕊的个人往来。

秦小蕊很快就看出了韩峰对自己态度的转变。这种状况让她不能容忍。她来到韩峰的办公室,关上房门对韩峰说:

“你为什么总躲着我?”

“我没躲着你。”

“这种事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

“我觉得咱们应该注意影响。”

“咱们有什么影响了?咱们在一起不都是为工作吗?”

韩峰不语。

秦小蕊说:“你这样做就等于默认了外面那些传闻都是真的了。你承认了,所以你改变了。”

韩峰问:“我承认什么?咱们在深圳干什么了?他们乱猜一气,有什么根据?”

秦小蕊说:“既然什么都没干,你心虚什么?你为什么不敢大大方方地跟我在一起?”

韩峰无语。

秦小蕊说:“告诉你吧,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行我素,谁也别想让我改变,让我放弃!”

秦小蕊说到做到。她和过去一样,在韩峰面前随随便便,有说有笑。她上韩峰办公室去得更勤了,为工作的事去,与工作无关的事她也去做:打开水、打扫房间。公司员工们对他俩的议论也升温了。

蒙萌提醒韩峰:“你要注意影响。你现在是公司的领导,大家都看着你呢。”

韩峰说:“我脚正不怕鞋歪。”

“既然脚是正的,为啥要穿歪鞋?不怕把脚穿歪了?再说,你的脚就没歪过?”

韩峰不说话。在这个问题上,他不愿与妻子辩解。他告诉公司会计,给秦小蕊每月增加一千元工资。

秦小蕊并不买帐。他给韩峰打说:“你给我加工资,我谢谢你。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你是知道我对你的好了。可是,你以为我是图你的钱吗?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不管你是真的还是装的,我今天可是要把话挑明了,我爱你!从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对你产生了好感。我就愿意和你接近,和你在一起。从你这里我体验到了什么是一见钟情。我到你的公司来,不是你选择了我,而是我选择了你。来到公司以后的经历也告诉我,如果我们结合起来,一定会把公司作大作强。我对公司,对我们的关系,对我们的未来充满信心!”

给小蕊加工资的事很快就在公司传开了。蒙萌和韩峰说:“我让你离她远点,你却又给她加工资。看来你是不想回头了。你不回头我回头!我不想在这种尴尬的局面下生活。”她带着女儿回了娘家,临行前留下话:“你想想吧,想好了之后咱们离婚。”

听说蒙萌和韩峰分开了,秦小蕊立刻找到韩峰让他和老婆离婚娶她进门。韩峰说:“我们是不会离婚的。你还要什么条件我答应你。”

秦小蕊说:“我的条件只有一个:你和我结婚!”

“你不要逼人太甚。否则的话你会把我们的关系葬送掉。”

“你什么意思?你要开除我?你可以开除我,可是你消除不了咱们之间存在的事实。”

“什么事实?不就是深圳的事吗?深圳什么事也没有!那天晚上我虽然在你那里睡了一夜,可是我连衣服都没脱!”

“你跟老婆就是这么说的吧?她信吗?她要信就不会搬走了吧?你自己信吗?你自己信那就是自欺欺人。”

韩峰不语。

秦小蕊继续说:“也许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因为你确实喝醉了。可是那衣服你自己不脱,别人也可以给你脱嘛,而且脱了还可以再穿上嘛!”

韩峰一惊:“什么?你说什么?你干了什么?”

秦小蕊一笑:“干什么就不用说了,到时候给你看一样东西就行了。”

“什么东西?”

“是什么东西你也不必知道,只要你照我说的把事情办了就行。重要的是时间不等人。你要是错过了时间,咱们可就得鱼死破了。”

“你威胁我!”

“不是我威胁你,是事不容情。我不信你对这件事毫不在意。”

“我就是毫不在意!你敢说到底是什么东西?”

秦小蕊恶狠狠地说:“好吧,我告诉你,我的孕检报告!”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间。

韩峰呆住了,半天回不过神来。

正在韩峰忐忑彷徨之际,他的一位定居新加坡的同学给他来了一封信,告诉他自己娶了一个新加坡富翁的女儿,已经在那里定居了;并且说他也能给韩峰办理出国和定居的手续。他希望韩峰到他那里去。韩峰如获至宝。他立即决定并且不动声色地做了两件事:第一,他以公司的全部资产作抵押,向银行贷了一笔钱,委托公司中一位可靠人员办理还款及后续事宜;自己把这笔钱全部兑换成美金,迅速携款飞往新加坡。第二,与此同时,他求朋友和同学帮忙,给蒙萌办好了出国手续。当蒙萌带着女儿飞离国境的时候,秦小蕊才恍然大悟。然而为时已晚,她再也无计可施了。

共 286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讲述了公司经理因一次酒醉,住在了女下属的房间里。虽然他知道自己是清白的,可是外人不信,妻子也不信。而女下属也借机要挟他,威逼他离婚,企图和他结婚。他最后选择出国定居,带着妻子和女儿,从而化解了一场婚姻危机。爱情虽然走进了婚姻,但有时候还会经受考验,一个考验不当,也会全盘皆输。一篇婚姻警示文,为围城中的男女敲响警钟,回味悠长。荐赏!【:雅润】

济宁治疗白癜风方法
济宁治疗牛皮癣费用
中山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