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父亲

文章来源:乐昌文学网  |  2020-01-19

纪念父亲

父亲去世十二周年了。十二年的时间长河里,我每次想起父亲,就有一种酸楚的感觉。我每次回想起父亲的一生,觉得还是有很多值得纪念的事情。因此,我想把这些记忆写出来,以此来纪念父亲。

我们家兄妹5人,我最小,上面有4个哥哥,可能因为我最小,加上家里就我一个女儿的缘故,所以,我最受父亲的疼爱。

我还记得在我三岁的时候,有一天,我被一事件吓坏了。因为我二哥的淘气惹怒了我小舅,他就用一根棍子打我二哥,二哥吓得钻进床底,结果还是没有逃脱那一棍,我被这一幕吓到了,当天晚上就不能下地走路了。第二天一大早,父亲心疼的背着我去离家五、六里路的镇上医院去给我看病,那么的路程,父亲一个人背着我,路上一刻也没有休息过,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累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把我背到医院。后来听妈妈和我说,我一连多天无法下地走路,父亲一下班就抱着我,这件事虽然离我几十年,但我还清晰地记得。

父亲由于工作的原因,经常出差。八十年代初的时候,我们兄妹几个还小,家庭负担也很重,尽管这样,父亲每次回来,还总是会带一些好吃的零食给我们兄妹几人,当然父亲还会特殊照顾我,给我带一件布料回来做衣服。

因为我妈不会持家,因此我们家里里外外也是靠父亲打理。在我印象里,我妈有些傻傻的,但我父亲从没有嫌弃过她,这样一来,家里每次来客人,都是父亲亲自下厨做饭炒菜。父亲干净利落做了一手好菜,很多人都知道父亲是做菜能手。无论十个还是八个客人,父亲总是不慌不忙的亲自去买菜,然后回来一条龙般的饭菜上桌,都是父亲亲自做得。父亲从没有骂过妈妈一句,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像我妈妈这样幸福的女人几乎没有,我有时总会想,妈妈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父亲在家里是慈祥的父亲、称职的丈夫;在单位他是一个勤劳苦干,任劳任怨的好领导,他的下属都很爱戴和喜欢他。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为了响应国家政策,正是风华正茂年龄的父亲,带着全家老小辞去公社的职务,下放到五、六外的大队去就任书记,这一去,就是十多年,直到八十年代初才回到公社。

父亲在大队任职的十多年里,那时代还是大生产队,土地还没有承包到户,父亲就带领乡亲们去田地里做工。每年的端午节时期,是小麦成熟季节,也是高温天气,大家都累得汗流夹背,天一亮就出工,一直做到天黑才能收工。那时代还没有机械化的收割机,男男女女都拿着镰刀,弯着腰割小麦,一个季节抢收下来,从田里到麦谷入仓,也要半个月的时间,中午吃饭都要家里人送去田里。这期间,父亲和乡亲们一起劳作,从没有特殊过,这对于从没在田里工作过的父亲来说,这也是一项很大的挑战。这十年间父亲和乡亲们都相处的很好,一个大队的社员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会向父亲诉说,不论什么情况,父亲都会在队里会议上讨论解决。因此,好多社员都很拥护父亲。十多年后,由于国家政策,我们一家又返回公社,父亲又恢复了以前的职务。我们搬走后,那些乡亲们都思念我父亲很长时间,他们总会隔三差五的去我家里做客,每次我父亲都会热情招待他们。

父亲在做镇长职务时,也是一心系着困难群众。那时城乡差别很大,有城镇户口群众,就意味着吃皇粮,端金饭碗。那时,家家虽然人口众多,但一般的男孩到了十八岁,都会去当兵,只有去部队服役三年,转业回地方,才有铁饭碗,即使如此,这条捷径也是很难通过的,正所谓:千军万马挤独木桥。我父亲当时就在管这个差事,对于有些人来说,这是个谋私利己的好差事,我父亲不是这样的人,他是看谁家最困难或是子女最多的优先考虑。因此,得罪了不少人,但是那些弱势的群体甚是拥护父亲。每年过年的时候,当地民政部都会拿出一些救助金,资助一些贫困户,但是也有一些不需要救助的人也想要这笔救助金,但在我父亲那里是过不了关。后来,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父亲也退休了。

我清晰地记得父亲去世的时候,那些曾经得到过我父亲帮助的人,以及我父亲给予照顾的人,在我父亲去世的那两天,他们不知从哪得来的讯息,不远千里,从省城赶回老家小镇来给父亲奔丧。当时,我们兄妹都很感动,他们之中有俩兄弟还在感恩当年父亲的雪中送炭,说是当年他们家都穷的揭不开锅,我父亲解决了他们的燃眉之急,所以他们兄弟俩一直铭记在心。父亲去世的那几年,他们偶尔回老家,都会去给父亲坟墓上香。虽然父亲在世没有惊天动地的事业,只是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一个基层干部,但是他都是在忠实的履行着党赋予自己的职责,我觉得父亲也似焦裕禄精神的好干部。

父亲虽然离我这么多年了,但他生活和工作中的点点滴滴,我还记忆犹新,历历在目,父亲各个方面的优点,我都会继承和发扬下去给我的下一代,那是父亲给我的精神财富。我很怀念父亲,所以就随笔写下二三件事情,以此来纪念我的父亲。

脉络舒通能治疗静脉曲张吗
秦皇岛男科医院
5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