跻身全球文化品牌

文章来源:乐昌文学网  |  2020-01-19

蕾娜·莱道拉宁

哈坎·内瑟尔

过去十年,北欧犯罪小说以一种类似1960年代英国摇滚乐的方式,跻身全球文化品牌,并从斯德哥尔摩和奥斯陆作家的阁楼一路延伸到BBC和好莱坞荧屏。然而由于语言障碍,北欧小说的中译本大多要从英文或德文转译,因此在中国的译介并不像海外那么积极,相比英美日的作品,读者对北欧犯罪小说也较为陌生。今年 月复旦大学北欧中心举办的“北欧当代著名作家复旦讲座系列”,邀请到当今芬兰最具声望的女性犯罪小说家蕾娜·莱道拉宁和瑞典犯罪小说家哈坎·内瑟尔,让我们进一步了解北欧犯罪小说。

国内读者对北欧犯罪小说的关注大多集中在早期瑞典推理小说家夫妇马伊·舍瓦尔、佩尔·瓦勒的马丁·贝克探案系列,已故瑞典小说家斯蒂格·拉森的《千禧年三部曲》(电影已出了瑞典版和美国版)和瑞典作家亨宁·曼凯尔的维兰德系列(已被BBC搬上荧屏,肯尼斯·布拉纳主演)等作家作品。在瑞典作家内瑟尔看来,北欧小说的流行完全出于偶然,只因这种类型文学特别好卖,尤其是英国人和德国人偏爱北欧作品。他认为,北欧的犯罪小说如今已经在走下坡路了。尽管我们可以找到许多北欧人写犯罪的优势,比如历史悠久的血腥神话、大量阴郁的不合群者、阴森的自然环境、黑暗的重金属音乐,但内瑟尔否认了这些外部因素与北欧犯罪小说的联系,他也觉得把北欧犯罪小说打包在一起谈论并不靠谱,“蕾娜·莱道拉宁与斯蒂格·拉森截然不同,而我和亨宁·曼凯尔的唯一共同点就是我们都用瑞典语写作。”

莱道拉宁:深刻地反映社会现象

早在2002年,四川文艺出版社便出版了莱道拉宁的小说《顺风》,去年,她的另一本书《女孩都到哪里去了》在台湾出版。作为芬兰最畅销的小说家之一,她曾两度获得芬兰犯罪小说协会年度奖项,而她同时也是文学研究者和批评家,对犯罪小说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莱道拉宁以“女警探玛丽娅”系列成名,这个系列至今已经出版了11本,第12本即将于今年8月在芬兰出版。“以往女性出现在侦探小说中总是添乱的角色,我希望塑造一个女性形象不仅能够破案,也拥有权力去审问和逮捕别人,这就是一个女警察。”她笔下的玛丽娅·加里奥独立、敬业,外表强硬而内心柔软,作家并没有异化她,而是赋予她一切女性的特点,包括结婚生子。有趣的是,在这个系列第一本出版时,芬兰警察队伍中女警察的比例只有5%,而当她写到第11本,这个比例已经提高到20%。莱道拉宁说,她也希望在小说中对传统的性别定义有所突破,例如玛丽娅的生活中,先生也需要做家务和带小孩。她的小说中有很多个人生活经验,“比如怀孕的经历、晋升的经历,朋友的一个梦或是收音机里的歌,我也会和很多警察和医生打交道,问他们怎么制造毒药。”

莱道拉宁创造的另一个系列主角是女保安,已经出了 本,“2000年,我们有了第一位女总统,我开始想她不可能只有男保安,应该也有女保安,我很好奇她的保安是谁,就创造了一个女保安的形象。”事实上,女性在芬兰政坛的地位一直很高,在200 年,芬兰成为欧洲首个总统和总理同为女性的国家。

在关于女警玛丽娅的作品中,主题涉及权力斗争、腐败、 问题、种族移民冲突、环保等,莱道拉宁认为,犯罪小说的体裁很适合拿来展现社会风貌。“我对政治非常感兴趣,我在选择社会问题时并没有太多顾虑,希望能够深刻地反映社会现象。我曾经收到德国读者的反映,说我写同性恋太过直白。如果有人对我的写作不满,或许从另一方面来说,我达到了我想要写作的目的。”

内瑟尔:处理哲学问题的最佳途径

过去25年,瑞典犯罪小说家哈坎·内瑟尔出版了25本书,作品被翻译成25种语言。他曾经三次获得瑞典犯罪作家学会奖,这在一个如此重视犯罪小说的国家实属不易。内瑟尔在2000年凭借《撞击台球》获得代表北欧犯罪小说最高成就的“玻璃钥匙”奖。

内瑟尔创作了两个侦探系列,第一个系列以虚构的城市Maardam为背景。主人公范·维特伦在前几部小说中以探长身份出现,后来退休成为古籍书店的老板。他是一个有着哲学气质的侦探,神秘兮兮,有时很难打交道,却擅长在看似毫不相关的事物间寻找联系。“这个世界上,事物之间的联系远比宇宙中的粒子多得多。”范·维特伦坚信没有他破不了的案子,而他愤世嫉俗和喜怒无常的古怪性格让他逐渐成为马丁·贝克和维兰德之后最受欢迎的北欧侦探形象。2006年开始,内瑟尔塑造了一个新的角色 意大利裔的瑞典警探巴尔巴罗蒂,他比范·维特伦更积极乐观,而故事也发生在一个虚构的瑞典小镇上。

内瑟尔的第一部犯罪小说《心灵之眼》出版15年后才在2008年被翻译成英文,这次是他第一次将这本书带来中国,并当场朗读了第一章 高中老师米特尔宿醉后醒来,发现新婚三个月的妻子死在浴缸里,而他却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报警后,随着记忆的复苏,他却发现自己被关进了精神病机构,再后来他也被谋杀了。内瑟尔对早报说,他一开始想写的是关于记忆、精神的小说,直到写出来后才发现这毫无疑问是一部犯罪小说,“后来,我发现犯罪小说是处理哲学问题的最佳途径,因为里面经常涉及死亡的命题,有时也和宗教有关。如果犯罪小说光是谋杀,就没什么意思了。”

内瑟尔继承了北欧犯罪小说的现实主义传统和冷硬的黑色幽默,尽管他从不涉猎政治,但他的笔下时常流露出对罪犯的同情,这种同情来自于对人性的犀利洞察。“好人也可能成为罪犯,重要的是理解他们犯罪的动机,而不是妖魔化他们。有一些谋杀对一些人来说是情有可原的,这才是犯罪小说中最有趣的部分。”内瑟尔认为,读者必须认识到任何人都有和谋杀犯一样的心理,就像有和警察一样主持公正的心理一样,“因为我们都是人,只是我们没有面临那样的处境,需要做出杀人的抉择。”

(:闫伟伟)

昆明治疗癫痫病费用
脉络舒通丸哪里有卖
一般的伟哥多少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