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第六百五十二话让人气位置

文章来源:乐昌文学网  |  2021-01-23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六百五十二话 让人气愤的事

向下窥伺的场景绝对不是用惨就可以轻松描述的,没有任何一个凡间的场景企及这般的地狱。黑暗阴森的下层仓库挂着冷风,同种款式的风蚀家别墅的此地被放置主人喜爱的工艺品和画作,以及窖藏的佳酿。拥有儒雅之风,绅士之态的风蚀不仅是在人前的公子哥,在家中也保持着良好的情操,下层放置的虽是货品,但毕竟是上等。

如今,这风蚀转眼瞧见腐蚀生锈的口,内部却层层包裹着奇怪的丝线,缠绕着的丝堆叠在一起还会形成卵。蛋壳般大大小小的座落在地下室中,附近则出现层层蛛的包裹,使这地下相当的场景变得晦涩又压抑。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颇有些责难,却又有些惋惜的风蚀对于沃尔扑的管理抱着深深地怨愤,他虽然不是圣母,不过却非常喜欢用美的目光去看待生命和世界,因而这层层乌烟瘴气的装饰让他相当不,特别是当自己居住的大环境与这样的人竟然相等的时候,见着家宅不由得让他是拙计。

就在风蚀将要转身从正门进入的时候,黑色地下室距离角落边界的上层发生了一丝抖动,被严密封锁的这地方就像是地核深处,哪来的穿堂之风呢?抖动可不是风的涌动,因为大自然没有那个勇气和自信带来净化之力在这污浊的空间。风蚀淡定从容的向前看去,脸颊就要贴上口的铁栅栏,硬深深地要将脑袋也部挤进去一样。

诚然,并非风的鼓励让那里的某个丝线卵抖动着,再往前的加幽深之处是风蚀这边的室外光源所法照耀的。只那光线的尽头传来的抖动。形似昆虫卵的球体变得足有半人高,扑哧扑哧如同心脏一样跳动,俨然一个生命体的象征。

那是什么?

当这个问题问出声音,就连附近空旷地方都出现了回音。这些嗓音从口腔出发,一本正经的撞向四周厚实的丝线墙壁,在整个空间中回荡,险些把风蚀都给吓到不清。为了断定那些东西的形体。重要的是搞清楚那其中究竟藏着什么。机智的他催动魔法迅速而轻松的造出了球形探照灯。

照明魔法是魔法用途学科中为常见,为基础的学科,就好比如机械学科中必须学会看图和绘图一样。熟练运用照明的话。甚至可以再照明体上绑定施法者的魔法眼睛,达成一种远程操作探视的效果,当然这些所有的侦查都得在没有反侦察结界保护的前提才能说是简单。

球体非常的听话,而且大小也刚好是手掌可以轻松地握住。风蚀像是放飞白鸽一样抬手将它挤进面前栅栏的细缝中。能否探索到什么也就只看着一次,光线相当强烈的球体进入后。像是掀起了一阵风,这风吹得内侧倒挂的蜘蛛丝线四散飘扬着,游荡出极度不好的预感。

球体依然在向前推进,风蚀则在静静地等待着某种东西的到来。亦或者他在等待着球体会因为这次冒进而被击毙,然而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发生,事实证明这里面仅仅只是留下了一大堆实验残渣人过问和清扫。事实证明很有可能这个丝虫沃尔扑并没有做出什么坏事。

想法总是好的,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甚至总是愿意背道而驰与理想相互驳斥拆台。靠近颤抖的厉害的-150昆虫卵的时候,抖动竟然有些停止了,真是不知道究竟是风挂起来的原因,还是光线的温润触觉让卵蛋表壳有所感应。风蚀只是不自主的将目光从被照亮的蛋壳那凹凸不平的表面移开,他可不想看着这个吃不下饭的东西起着鸡皮疙瘩。然而当目光转移到光源照射的别处,另一种层面上的不安顿时在心里扩散,如同生化病毒一样疯狂。

风蚀一手捏着脑门,强迫他保证清醒的意识去分辨高出天花板附近低垂挂下来的东西,那东西在日常生活中很容易看见,只不过在这里,这份诡异和杀戮气息的喧嚣中,倒是让风蚀有些识别不了。百花风蚀看了一下自己的左手,然后用念力让光源想着那个向下低垂的物体靠过去。

细长的物体从像是生长在天花板上一样垂下去松弛力,并且送着光明看过去,那东西显得瘦削而虚弱,重要的是似乎没有了生命力。看呆住的风蚀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纤细力的下垂物体不管是尺寸还是形状,都毫例外是人类的手臂,而且论及着样式绝对是年轻女孩会有的。

怎么会?

不敢置信的表情浮现在了风蚀那副英俊的面容上,一贯以绅士君子为自好的这个男人拥有着让所有女士温馨舒适的风度,不管放在那里都是一个总是善解人意的好男人。偏偏是叫他看见了来自于沃尔扑的疯狂行径,这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同事,要不是因为他和尤鸟佛林有着一定的交集,风蚀早就想要为奥妮克大人除掉他了,没想到现在。

风蚀惋惜而痛心的想要检查一下遇难的女子的身份,但是当他的光源向上伸展的时候,逐渐暴露在风蚀面前的却是一块显示不完整的躯体。女性的手臂露出来似乎只是意外,而向上的主躯干就贴在了天花板上的丝线之中。利用光源清晰地看见了女性裸的身体上泛着油光,经过丝线的绑缚和抽搐让她有着生命一样的迹象,妄图看看这位女性的面容时风蚀早就已经出离因此愤怒,他恨不得将沃尔扑抓住然后给予严厉的惩罚。

女性的脸不见了,或者说被周遭包裹的粘稠不透明液体和丝线相互参差搞得完看不见了,仿佛使用不透明的胶水整个的糊在了墙上,露出了意志手臂力地随着抽搐而晃动的样子。风蚀不知道包裹住女性的其他部分现在如何,也不知道这个可怜的遇难女孩现在如何,加不知道盘踞着整个地下室的卵,以及包裹住天花板和墙壁的软泥是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这很危险,而且沃尔扑正在肆忌惮的用活人做实验,这是必须终止的,不然就会有多的

不!!!!

风蚀在心中的高呼差点出了声音,他不知道什么叫做着急,因为此时此刻然没有了急着离开的必要了。满满的天花板和墙壁上都包裹着凹凸不平软泥怪物,这些东西从哪里出现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软泥似乎具备部分硬化的成分,在发现的遇难女子身边出现了多的躯体。

这些人身材中等,一例外失去力气或者是生命的活力依附在四周,像是排队站位一样占据各自的位置,美国电影协会发言人凯特贝丁菲尔德(Kate Bedingfield)表示:“我们很高兴而她们的姿势却千姿百态各有不同。当然了共同点是着数不清的躯体年轻富有很强的灵质,而且都还是女性,不过这些都只在她们还活着的时候总结才有用,可怕的软泥如胶似漆的黏住这些受难者,而且也不论意愿就吸取着少女们身上潜藏的灵力。这些作为将后来可能有灵力挖掘空间的少女是好的能量来源,一方面因为没有实力便于捕捉和杀害,另一方面则是她们本身所储蓄的水平远远超过常人,会这么做不管是如何的歪门邪道,总之这样的杀戮和汲取,这样视人类尊严和生命的做法是绝对不允许的。

奥妮克果然没有看错,她临走之前留给了风蚀这样的任务,并且将紧要的时间安排在了现在。放在平时风蚀可不敢这么说,不过现在大权在握的他当然要清理门户,而且可以先斩后奏,除掉这个祸患并且为那些到现在身份不明的死难者讨回公道。

太恶心了。

风蚀捂着自己的嘴巴,抑制住想要呕吐的冲动,之前没有风的时候没发现,现在忽然室内刮起了风将里面粘液的气味,和长时间监禁人类的味道,甚至是人类死亡的腐蚀气息都展现的浓烈而刺鼻,这里面简直就是一个大大的黑暗作坊,而让这个作坊运作就是来自于沃尔扑那个混蛋,不管怎么说风蚀一定要

等等,之前这里不是不会有穿堂风么?怎么忽然地下室里面的丝线蛛和卵就动起来了?这个疑问缠绕在脑海中像是一团丝线,明明没有风而挂着的东西就会动摇,这一定不是探照魔法所能起到的作用,除非这些丝线,蛛和卵都是活的,可以自己移动。

忽然,室内没来得及撤退的探照灯发生了爆炸,来的非常迅速的的袭击让风蚀反而觉得很有意思。他虽然预感到探照灯会熄灭但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尴尬的时刻。惊讶之后,身后如他所说会自己运动的丝线密集地掉落下来,而且在接近风蚀的方向时忽然加了速度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

风蚀发现了这问题不简单,于是迅速抬手扔出了手中的折纸扇子,扇子飞向了空中飞出了包裹的范围之后不见了踪影。紧接着,没有武器的风蚀便立刻被丝线缠住层层不漏的裹住,就可以进入到互联的骨干中。用户或许认为像是蚕蛹一样紧密而不松懈,风蚀站在原地连移动尚且都不能够便被拉直在天空中。未完待续

贵阳治疗阴道炎医院乌海白癜风医院贵阳哪医院治疗男科好

台州哪家白癜风好太原医院哪妇科好长春医院妇科

刚出生的婴儿肚子胀气怎么办
洛阳治疗白癜风好方法
台州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