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品格是人生的一种幸福一一叔本华

文章来源:乐昌文学网  |  2020-02-02

美好的品格是人生的一种幸福 一一叔本华

一般来说,人是什么比他自己有些什么及他人对他的评价是什么更能影响他的幸福。因为个性无时无刻伴随着人并且影响他的所有经验,因此人格—也就是人本身所具有的一些特质是我们需要首先考虑的问题。

能从种种享乐中得到多少快乐是因人而异的。我们都知道在肉体享乐方面确实如此,精神享乐方面也是这样。

每当我们运用英语里的句子好好享受自己时,这话确实太好理解了,因为我们没有说他享受巴黎反而说他在巴黎享受‘自己’

一个性格有了问题的人会把所有的快乐都当成不快乐,就像美酒倒入充满胆汁的嘴里一样也会变苦。所以,生命的幸福与困厄,不在于遇到的事情本身的苦和乐,而是要看我们怎样面对这些事情,看我们感受性的强度如何。

人是什么,他本身所包含的特质是什么,假如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人格。

人格所具备的全部特质是人的幸福与快乐最直接、最根本的影响因素。其他的因素全是间接的、具有媒介性的,因此它们具有的影响力也会被消除破灭,但人格因素产生的影响却不能被消除。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人的本来根深蒂固的嫉妒心性很难根除,况且,人们总是会谨慎小心地掩饰自己的嫉妒心性。

在所有我们所做、所遭受的经历当中,我们具备的意识素质常常占据着一个永恒不变的位置;所有其他方面的影响都有赖于机遇,机遇皆是过眼烟云,稍纵即逝且不停变动;独有个性在我们生命里的每时每刻都不停地工作着。因此亚里士多德说:永恒不变的不是财富,而是人的个性。我们对全然来自外界的厄运倒还能忍受,但是因为自己个性所致的苦难却不能忍受;只因运道能够改变,个性却难以更变。

人本身的福祉,例如聪明的头脑、健康完美的体魄、爽朗的精神、乐观的气质以及高贵的天性等,简单地说,即为幸福的第一要素;因此我们要全力以赴地去促进与保存这种让人生幸福的特质,不要孜孜于外界的功名利禄。

在这些内在的品格中,最能带给人直接快乐的只有健全愉悦的精神因为美好的品格本身即为一种幸福。愉快又喜悦的人是幸福的,他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就因为他的个性本身就是愉快又喜悦的。这类美好的个性能够弥补因为其他一切幸福的消失所带来的缺憾。

例如如果一个人因为年轻、英俊、富有而受到人们尊敬,你想知道他是否幸福只需看他是否欢愉,假如他是欢愉的,则背直背弯、年轻年老、有钱无钱,这和他的幸福又有什么关系呢?总之,他是幸福的。

若干年以前我曾经在一本古书中看到这样两句话:如果你一直笑,那么你就是个幸福的人;如果你一直哭泣,那么你就是不幸福的。虽然是非常简单的几个字,甚至近乎于老生常谈,但就是因为它的简单才让我一直铭记在心。所以当欢愉的心情来叩动你的心门时,你就该无限地敞开你的心门,让愉快和你同在。这是因为它的到来总不会错。

但人们却往往犹豫着担心由于自己过于快活而导致的乐极生悲和灾祸。实际上,愉快本身即为一种直接的收获—虽然它不是银行里的支票,却是兑换幸福的;它能让我们得到当即的快乐,是我们可以拥有的最大幸事,因为从我们的存在对于当前这一方面来说,我们只是介于两个永恒之间那极为短暂的瞬间而已。所以,我们追寻的幸福的极致就是怎样保持与促进这种愉快的心情。

可以保持与促进心情愉快的并非财富,而是健康。我们不是总在下层阶级、劳动阶级,尤其是在野外工作的人们脸上看到愉快且满足的表情吗?而那些富有的上层阶级人士不是常常表现出满面愁容、满怀苦闷的神情吗?因此我们应竭力维护健康,也只有健康才能浇灌出愉悦的花朵。至于如何维护健康,实在不须由我指明—避免每个种类的任意放任自己和那些激烈又不愉快的情绪,也不要过于压抑自己的情绪,多做户外运动,洗冷水浴和讲求卫生等。没有适当的日常运动就不会永葆健康,生命过程就是依赖于体内每个器官的不停运转,运转的结果不仅影响到身体的各个部门,也会影响到全身。

亚里士多德曾说:生命就是运动。运动也的确是生命的本质。有机体的每个部门都在不停地急速运转着。比如说,心脏在一张一弛间有力且不停地跳动着,每跳28次它就把身体内全部血液由动脉运至静脉再分布到身体各处的微细血;肺就像一个蒸汽引擎那样永不停息地膨胀与收缩;内脏也一直蠕动工作着;各种腺体不断地汲取养分再分泌激素;甚至连大脑也伴着我们的呼吸和脉搏的跳动而运动。世上注定要有无数人去从事办公室工作,他们常常无法运动,所以体内的骚动与体外的静止不能被调和,最终导致显著对产生。

事实上,体内的运动是需要适当的体外运动来平衡的,否则就会出现情绪的困扰。大树的郁郁葱葱也要有风来吹动,人的体外运动与体内运动必须达到平衡就更不用说了。幸福基于人的精神,而精神的好坏又往往和健康息息相关,这只要我们在相同的外界环境与事件,在健康健壮与缠绵病床时的看法以及感受有着什么样的不同中就能看出来,让我们觉得幸福与否的并不是客观事件,而是这些事件给我们带来的影响以及我们对此的看法。就像伊辟泰特斯所说的:人们往往并非受事物的影响,影响他们的是他们对事物的想法。

一般而言,人的幸福多半归功于健康的身心。有了健康,做什么事都会让人快乐;反之则失去了快乐;即便有些人具有如伟大的心灵、乐观开朗的气质,往往也会因失去健康而黯然神伤,甚至出现质的改变。因此当两人见面时,我们总会问及对方的健康状况,相互祝愿身体安康,原来健康才是人类成就幸福最重要的因素。只有最愚蠢的人才会为了其他的幸福而不惜牺牲健康,不管这其他的幸福是功名利禄,还是学识以及转瞬即逝的感官享受,人世间没有任何事物会比健康更重要。

愉快的精神是获取幸福的要素,健康有利于精神的愉快,但要精神愉快只有身体健康还不行;因为一个身体健康的有会整天郁郁寡欢、愁眉苦脸。忧郁根植于更为内在的体质,这种体质是无法改变的,它系于一个人的敏感性以及他的体力与生命力的一般关系中,非正常的敏感性常常导致精神的不平衡,比如忧郁的人往往比较敏感,患有过度忧郁症的人会爆发周期性的不受控制的快活,天才常常是那些精神力即敏感性很充足的人;亚里士多德观察到了这个特点,因此他说:一切在政治、哲学、诗歌以及艺术上有显著贡献的人都具有忧郁的气质。毋庸置疑,西塞罗也有这样的看法。

鸣谢杭州@多娇唯美摄影!

河源白癜风医院咋样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怎么样
东莞治疗癫痫病医院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