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好万域神芒第339章竹舍深沉

文章来源:乐昌文学网  |  2020-09-18

万域神芒 第339章 竹舍深沉

-300*250*/

varcpro_id="u";

-300*250*/

varcpro_id="u";

-300*250_2*/

varcpro_id="u";

众仙看着他狂热的目光,没有一人敢提出异议。

邝图继续说:“仙界有昆仑和金孔雀王势力的遏制,我们无法做到这一点。不过,我有更好的计划:借助魔界的力量!”

众仙大惊,纷纷议论起来。

邝图看着他们吃惊的样子,不由暗自冷笑。

“除了老四之外,你们其他人对魔界还十分恐惧。其实,魔界并不可怕。魔族除了少数精英之外,大多数魔族心地单纯。而且魔界大大小小的战争不断,魔兵的战斗力远远超过悠闲的仙界。”

铁磨终于忍不住问:“大哥,借助魔界的力量,会不会引狼入室?”

邝图傲然说:“我就是狼王,还会害怕狼群吗?!”

接着他话锋一转:“我对三岛又有了新的安排,两天后在枯云的就任仪式上一起宣布。”

“什么安排?”大伙一起问。

“我决定:枯云掌管瀛洲,赤丹生为副帅;铁磨掌管方丈,海空为副帅;圆树掌管蓬莱,婴仙辅佐圆树,静月为副帅。我要你们在一个月之内,将各自的仙兵数量扩大一倍。将万羽山古陀境等仙境全部纳入我方版图。”

“这样会不会引起金孔雀王的戒心?”枯云问。

“先用万羽山试图他,看看他的反应。不过,据我判断:金孔雀王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天界,不会太在意各个洞天。否则,他也不会主动和我谈判。”跪求百独潶*眼*歌

这时,海空说:“邝首领,虽然金孔雀王从西王母手里救了你。但老僧认为:相比西王母,金孔雀王更是我们的头号大敌。他救了你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与昆仑为敌。首领不能不查啊!”

邝图微微一笑,对海空的话深不以为然。

“昆仑和金孔雀王都是我们的对手。相比金孔雀王,昆仑的影响更大;所以昆仑才是我们的头号大敌。你之所以会替昆仑辩解,因为你受昆仑的流毒很深。在此我再颁布一条命令:除了昆仑的仙法之外,摒弃昆仑所有的东西。”

话音刚落,他突然感觉到头痛欲裂,如同巨锤击打在天灵盖上。幸好这突如其来的头痛一瞬间就消失了;如果不是他感觉敏锐,根本就来不及觉察。

“你怎么了?是不是那粒金丹有什么问题?”老四第一看出他的异常。

邝图轻描淡写的说:“或许是元灵气运行的太快导致的,现在已经没事了。老四,这两天我们先去一个地方。”

“我们要去魔界吗?”

邝图神秘的笑了笑,“到了你就知道了。”

二人很快飞过潜龙山,落在一颗大桃树。

“这不是五庄观的地界吗?咱们来这里做什么?”

邝图并不回答,却对着桃树喊道:“桃仙,出来吧。”

只见一团绿光从树上落,化成生着绿毛的桃仙。

“原来是你啊,这次青鸾仙子没有跟你一起来?”

说着,桃仙上打量了老四,有些惊奇的说:“我好像见过你,你是昆仑山的老四?”

老四拱了拱手,“我是老四。很多年前,我和陆吾神君拜见镇元大仙时曾经来过这里。桃仙别来无恙?”

桃仙笑呵呵的抱拳还礼:“托福托福。”

邝图见状,笑着说:“原来你们是旧相识,那就更好办了。桃仙,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见镇元大仙。”

桃仙一听,马上收起了笑容。

“二位可有五庄观的青竹符牌?如果没有符牌,只有四种人可以进入五庄观。”

“哪四种?”

“上界的三清,昆仑山的西王母;还有就是证得果位的佛菩萨。”

邝图冷哼一声,“如果我们偏要进去会怎样?”

桃仙的一张老猴脸,立刻皱成了核桃。

“大家都是熟人,二位不用这么为难小仙吧?”

邝图怒道:“上回你纵容宗山和秃角魔龙在这里设伏袭击我,这笔账还没跟你算。快打开去往五庄观的通道!你要再啰嗦,我放把火把你和桃树一起烧了!”

桃仙苦着脸说:“你不要冤枉我。上一回那件事,就我这点本事哪敢阻止他们啊?”

邝图不由得怒火上涌。果然是人善被人欺!他心念一动,焚天战斧瞬间出现在桃仙的头顶。

桃仙不知深浅,老四却惊得脸色发白。

虽然同为焚天战斧,但邝图这焚天战斧的威力已经超过焚天诀最高境界的千百倍。这一斧砍去,别说桃仙和大桃树,平原也会变成深谷。

“切莫动手!”

随着一声清脆的童音响起,空中出现了一条小小的渡船。一个白衣道童正站在船头,年纪和圆树相仿。

“镇元大仙有请二位,请二位随我来。”

邝图收起了焚天战斧,和老四一起飞到小船上。

小船一闪就落在一片草地上。这是一片宽阔的山谷,四周是五座形象各异的山峰。百步之外是一座由修竹围起来的道观,山门上挂着五庄观的牌匾。

邝图笑道:“这应该叫做五峰观才对,为何却叫五庄观?”

道童认真的说:“在有五庄观之前,这五座山峰上都有仙家结庐修炼。自从有了五庄观,他们就主动离开了五座山峰,成为了五庄观的弟子。”

“看来这地仙之祖的名头还是很响亮的嘛!”

道童没有听出邝图言语中的讥讽之意。他一脸骄傲的点了点头,昂首挺胸的走在前面,带着二人进入了观中。

邝图和老四随着道童沿着一条幽静的小路,来到一间竹舍前;一位不苟言笑的青衣道人正站在那里。

老四连忙抱拳道:“镇元大仙,老四有礼了!”

镇元子还了个礼,“恕贫道失礼,我有些话要和邝图单独说。”

邝图跟着镇元子进入竹舍后,镇元子挥手封印了竹舍;随后直视邝图说:“磐石因你而死,你可有一丝愧意?”<第13分钟/p>

邝图冷笑说:“他先是试图将我四人当做傀儡,随后又想借刀杀人;难道我还要感激他吗?”

“你魔性入心,已经听不进道理。我念你是客,不会为难你——你走吧。”

“哈哈哈哈——”

邝图大笑起来。

“镇元子,你让我来,只是为了看看我的实力如何。你若有十足的把握杀我,就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今天我并不想找你决斗,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你为什么要磐石那样对我?”

镇元子并没与直接回答,却反问道:“你还记得宗山吗?”

邝图有些意外的说:“当然记得。他原本是你的弟子,却做了金孔雀王的走狗;最后死在青鸾仙子的剑。”

镇元子眼角抽搐了,低沉的说:“他还有一个身份,这世上只有我知道。现在我把它告诉你:宗山不但是我的弟子,而且是我唯一的儿子。”

邝图吃了一惊,马上明白过来。

“宗山是你安插在金孔雀王身边的眼线?他为何不对西王母表明身份?”

“如果是那样,金孔雀王迟早会知道他是细作。为了让他得到金孔雀王的绝对信任,我允许他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包括诛杀盟友,或被盟友诛杀。青鸾虽然杀了宗山,我对昆仑却没有任何怨恨。”

想不到镇元子才是仙界中的深藏不露的枭雄!难怪连金孔雀王都会对他退避三舍。他既然能把独子送去做卧底,那么他一定会有更多的卧底分布在各大势力中。

“你牺牲了自己的独子,可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了吗?”

镇元子傲然说:“宗山和我的弟子们不会白白送命,我已经深知金孔雀王的弱点。不过,我的力量还对付不了他,我需要一个有力的盟友。”

邝图似乎明白了什么。

苏E 苏州“你原本是把我作为潜在的盟友,却发现我忽然变成了天魔;所以你一气之决定借西王母之手杀了我。我说的对不对?”

镇元子点点头,“我可以和任何对象合作,却绝不会和魔结盟。”

“是因为曾经与你亲密无间的古真人最终成魔了吗?”

镇元子脸色闪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却反问道:“你在魔界有没有见过他?”

“我这次在魔界逗留的时间不长,相信以后会见到他的。”

说着,邝图话锋一转:“还有一件事我希望你能明白:就算你不忌讳我天魔的身份愿意和我结盟,我也不会答应。因为我现在最大的敌人是西王母,而并非金孔雀王。”

镇元子沉吟片刻,叹了口气说:“你修成昆崚修神阕,最后却成了天魔;实在令人扼腕叹息。西王母让你去魔界渡劫,实在是令人费解。你疑心她故意害你,也并非没有道理。”

邝图微微一笑,“既然你对我说了这么多的实话,我暂时不会与你为敌。就此告辞了!”

镇元子点点头,解开竹舍的封印;忽然说:“如果你见到古真人,请你告诉他:千树童子昨日带来消息——三清已经造出天一玄池。如果他愿意尝试,我会陪着他一起进天一玄池。”

天一玄池?那又是什么东西?

邝图正想追问,镇元子却对白衣道童说:“清风,代为师送客!”


月经期喝益母颗粒能缓解腹痛吗
漯河哪里治疗白癜风
通化白癜风专科医院是哪个
友情链接